污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污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袁姗姗扮丑可以有多丑这才是演员该有的样子-【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3:06:17 阅读: 来源:污水泵厂家

文 | 左左

前两天上映的《龙虾刑警》大家可能已经看过了,今天来说说片中的袁姗姗。

很多人对袁姗姗的最初印象,都是从于正的《笑傲江湖》开始,客观地说,那会儿她确实被人黑得不轻。不过后来,她通过很努力的表演,持续在改变大家对她的既定印象。

比如在《煎饼侠》里关于NG的那一段表演,在极短的时间里变换数种表情的演绎方式,是需要完全抛下包袱,才能做到的表演。

在这之前,大概不会有太多人觉得袁姗姗是个能演喜剧的人,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应该是因为她其实挺好看的。而「好看」,通常会成为「喜剧表演」的障碍。

这倒并不是说「好看」与「喜剧」是矛盾的,而是说,「喜剧」通常需要的出糗、不修边幅、夸张化的表现、自嘲式的讽喻,在很大程度上,是比较难跟「好看」的精致、舒适、愉悦共存的。

在《煎饼侠》之后,相信有很多人也在期待着袁姗姗再次演绎喜剧,但她却在喜剧这个类型上沉寂了一段时间,直到最近在上映的《龙虾刑警》里面,才终于看到她又出来演喜剧。

《龙虾刑警》讲的是,以杜宇飞(王千源饰)为首的警察小队,为了监视犯罪团伙,而在他们的公司对面盘下了一家小龙虾店,结果没想到调查进展并不是很顺利的时候,小龙虾店却越开越火。

这个设定听起来就很无厘头,而在里面出演警察花姐的袁姗姗,也就避免不了要走一些「自毁形象」的路线。

《煎饼侠》里,袁姗姗饰演的想成为女明星的小演员杜潇潇,虽然是喜剧形象,但也是个外形看起来很清丽的角色,而这次在《龙虾刑警》里,警察花姐,却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丑角。

一出场,就是满脸雀斑、皮肤黑黄、还顶着一头看起来很久都没洗的泡面头。举止也是大大咧咧,张嘴一笑,就是发黄的龅牙——

以上这些,都属于在造型上的扮丑,是从外在的形象上,对角色性格塑造的辅助设计。这也是许多经典的喜剧电影中,对美女扮丑的女性喜剧角色的常用手法。

不过,这种通过扮丑来达到喜剧效果的操作,也有它的不同方式,一般分为两种情况。

一种,是这个人物必须极端地夸张化,不管是在外形上还是在演技上,都需要一种非真实的「狂欢」效果,让你一看就觉得,这个夸张化的形象是特意设计的,就是为了让你发笑,也为之后的「变美」铺垫下基础。

比如《食神》里的莫文蔚——

《食神》里的莫文蔚

而另外一种方式,就是《龙虾刑警》里的袁姗姗所使用的,「自然的扮丑」路线。

扮丑,但不夸张;虽然丑,但还是以尽量自然为标准。一般这样的角色,不会在最后出现「变美」的转化,它纯粹就是一个为了贴合角色本身性格、气质、身份而必须要使用的「扮丑」,是进入到人物本身的一种途径。具体可以参照《亲爱的》中,赵薇饰演的那位农村女性。

《亲爱的》里的赵薇

而当这样的「扮丑」角色失去了「夸张化」的造型和表演的外壳之后,就必然需要充沛的演技细节在后面支撑,来把这个人物的特殊身份和性格设定立起来,要好笑,但又不能显得夸张。

而你在袁姗姗的表演里,就能看到这种「好笑而不夸张」的细节。

花姐的角色,是个工作年头也不短了的女警察,可以说也算半个老油条了,因为经常蹲点儿、风吹日晒、作息不规律,所以她在外形上不修边幅,皮肤也不好。

因为工作强度大,她脾气不太好,监视的时候会骂骂咧咧催同事太磨叽,一边骂一边斜眼露出嫌弃的眼神。

在数钱的时候,又会超级开心——

而最让人觉得真实的一个细节,则是花姐非常喜欢嗑瓜子,没事就会吃瓜子,还一边吃一边乱吐瓜子皮。这个细节,很有可能也是因为平时工作的时候太累,只能靠这样的有点强迫症的方式来缓解焦虑——

据说,这个细节是袁姗姗自己设计的,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我觉得她是一个男生,只是由我这样一个女生来扮演了而已」,因为花姐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都是混在男人帮里,自然也就养成了男生那样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性格,在外形上也更是完全不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甚至连偶尔女人的时候,化一个相亲妆,也被杜宇飞他们嫌弃——

有意思的是,你会发现,片中袁姗姗穿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完全不是她的号,这是因为,这些衣服本来都是给王千源饰演的杜宇飞准备的,但是因为想到在实际的卧底生活中,可能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考虑这些生活上的问题,大家衣服混着随便穿也是也有可能的,于是就把这部分衣服,都给了袁姗姗。

最重要的是,作为女一号的袁姗姗,在片中戏份其实并不是特别重,大部分时候都是以「去女性化」的状态出现的,你甚至可以把她看成是「男二号」,因为她跟杜宇飞,其实并没有多少情感线。

而为数不多的能与杜宇飞的角色发生情感互动的时候,也只是在脑补的幻想场景里,才会实现,大部分的时间里,她其实都只是破案时候的工作伙伴,或者打架和围捕时候的帮手——

戏份并不吃重,加上和男主角之间又没有强情感联系,这样的角色,对女演员来说其实是有点儿吃亏的。

但从喜剧层面上看,这个角色,确实又让袁姗姗在喜剧和戏路上,又向外拓展了一步。

袁姗姗曾经在微博上写到,她拍这部电影是想跟王千源学习交流,深入角色沉下来。也表示在拍戏的时候,的确可以跟王千源学到很多东西。

所以她会接下这个角色,除了这个「犯罪+喜剧」的类型本身很吸引她之外,很大原因还因为,和她搭戏的人是王千源。演技对于演员来说,本来就是一个在和比自己优秀的演员的合作中不断吸收和进步的过程。

她和王千源之间还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袁姗姗:王老师真的不吝啬自己的才华,来帮助到我们这些年轻的演员。

王千源:我没那么老吧,我们是同龄人啊。

喜剧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它需要「超出预期」,李诞是这么解释喜剧的——

幽默总要制造意外,一个「没想到」,你笑了。但这个意外要巧妙,符合某种逻辑,常常要在万物之间创造联系,从而产生笑果。这跟学习知识是一样的,学习,就是学你没想到的、新鲜的,跟已知有联系的东西。

笑,是人类对自己的奖励 —— 因为你听到了一个你没想到的东西,学到了一个新知识,便增加了自己生存下去的概率。所以,所有笑点其实都是知识点。

《龙虾刑警》的「笑」,其实也算是一个新的知识,这个「盘小龙虾店」监视犯罪分子的故事,改编自真实事件,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笑果。

而袁姗姗饰演的警察花姐,也是某种程度上的「你没想到的、新鲜的,跟已知有联系的东西」,从女警察的人物形象上来说如此,从袁姗姗的喜剧表现力上,亦是如此。

喜剧演员是一条孤独的艰辛之路,希望袁姗姗在这条路上大胆走下去。

山西惠民医院里做流产贵不贵

福建省助孕医院哪家正规

天津湿疹哪个医院好